2020/9/27 鄭浚豪牧師-由上帝而來的權柄

【由上帝而來的權柄】     1      2

聖經:馬太福音21:23~32                 2020.9.27.鄭浚豪牧師

前言

    在福音書中,法利賽人與經學教師總是和耶穌對立,一開始就計畫想要殺害他。當穌在聖殿進行教導之際,他們直接前來見他,並且質問憑甚麼權柄做這些事情,這個權柄是誰給予的呢?回顧耶穌的事奉,不論是講道、醫病和趕鬼,他的權柄都有聖神的同在(參路4:14)。

不信從上帝而來的權柄

    耶穌在面對法利賽人和經學教師的質問,總是很有智慧地回應。耶穌直接挑戰他們施洗約翰的權柄從哪裡來的?也就是說,施洗約翰憑甚麼給人洗禮?聖經告訴我們,施洗約翰是從上帝那裏差遣來的(參約1:6),他是用水給人洗禮(參太3:11、可1:8、路3:16、約1:26、徒1:5)。可是,問題在於法利賽人和經學教師拒絕施洗約翰的信息,導致不願意有悔改的回應。相對的,這些人也不敢表示施洗約翰從人間來,因為多數百姓皆接受施洗約翰是從天上來的先知(參可11:31〜32)。所以,他們兩面為難,不能回答耶穌,當然耶穌也不回答他們。進一步來說,耶穌用兩個兒子的比喻回應法利賽人和經學教師。

    兩個兒子的比喻很有趣,大兒子告訴父親他不去,後來還是照父親的要求去了;小兒子告訴父親他要去,後來卻是沒去。這個比喻中,大兒子代表的稅吏和娼妓,他們的生活好像對上帝說不去,可是聽到施洗約翰的福音之後,改變自己的想法和其生活方式,藉此說明悔改的意思。至於小兒子告訴父親會去,結果沒有去,意謂聖殿裡的領導階層。因為外表看起來是按照交代的遵守,實際上是不肯相信施洗約翰的信息,不只是拒絕悔改,包括拒絕了彌賽亞。

驕傲的人無法進入上帝的國

    對照馬太福音的耶穌,他面對法利賽人與經學教師是有看法的,即「你們當中誰是最偉大的,誰就得作你們的僕人。上帝要把自高的人降為卑微,又高舉甘心自卑的人」(參太23:11~12),其意思是在上帝的眼中,真正的偉大是樂意俯就卑微、甘心降低自己的人。然而,這些人喜歡人家稱呼他們拉比,因為拉比的身分在猶太人的社會是有地位,而且是有教導的權柄,進一步被稱作智者。可是,當這些人的心態往往把自己從相對成為了絕對,乃是搶奪了上帝的榮耀,這是得罪上帝。進一步的,耶穌的比喻指出法利賽人和經學教師的自以為是,使他們不信施洗約翰的宣講,不願意用行為表現悔改。如同施洗約翰的勸勉不要驕傲,認為自己是亞伯拉罕的子孫是上帝祝福的合法繼承人;他們的不信阻礙了成為上帝國的子民。從耶穌的教導來看,這群人就是不承認自己靈性貧乏(參太5:3)。

    古倫神父(Anselm Grün)針對「靈性貧乏」的解釋很有意思,他認為就是對上帝有開放,然後沒有任何企圖的前提,成為與上帝、與身邊的人相遇的關鍵。從宗教哲學的角度來看,這就是謙卑。反觀法利賽人和經學教師太多時候充滿驕傲,尤其認為自己是有權柄,在乎的不是悔改,而是憑甚麼。誠如西方諺語:「驕傲的人往往是高估了他所擁有的一切。(Proud people tend to overestimate how much he owns everything.)」簡單來講,就是太高估自己。真誠的謙卑,不是卑躬屈膝的奴僕性,也不是失去自信、輕看自己,更不是好像謙卑的驕傲,這種驕傲是隱藏在謙卑面具後面偽善的自滿。

謙卑回應上帝的權柄

這樣的信息回到自己的日常生活,其實法利賽人和經學教師的表現,我們並不陌生。綜觀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牧師,大多數的人都很尊敬黃彰輝牧師(1914~1988)。1964年,正好是長老教會在台灣宣教100週年的前一年。當時候,教界開始準備100週年如何安排較為妥當。所以,周金耀牧師(1916~1985)和其他牧師都主張,應該要請黃彰輝牧師擔任總會議長。可是,按照慣例應該是要輪到周金耀牧師擔任總會議長。之所以要支持黃彰輝牧師擔任總會議長的理由是:「百週年慶典會有許多外賓,又因為黃彰輝牧師的英語、海內外的聲望與關係甚佳,所以我一定要退下,他來做議長才對。」不過,黃彰輝牧師抵死不從,而且還說:「若說會英語才能辦事,那就是迷信!

    這段教會歷史從信仰層面思考,難道沒有你就不行呢?往往人在被絕對化的過程中,無形之下開始驕傲,試圖想要取代上帝,甚至想要超越上帝。到那個時候會再轉變想法和生活方式,已經是很困難了。相對來講,這樣的人可以講述一篇大道理表現出很敬虔,可是卻無法用生命活出見證。藉由聖經信息要勉勵各位兄姐,不要效法法利賽人和經學教師有驕傲的心態,結果連上帝差派來的使者所宣講的信息都不信。相對來說,謙卑是從以人為中心到以上帝為中心,在教會能夠榮耀上帝的名。

結論

    求上帝保守我們的心勝過所有的一切,沒有自以為擁有權柄的驕傲,反倒要效法耶穌的樣式。耶穌原本是上帝,卻無以上帝為自居,而是謙卑取了奴僕的形象(參腓2:6~8)。既然如此,我們又為什麼為了權柄,把上帝的榮耀給搶奪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