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8 林琬婷牧師-我必須領他們來

【我必須領他們來】        2

聖經:約翰福音10:7~18              2020.10.18.林琬婷牧師

約翰福音從第2章迦拿婚宴的神蹟開始至12章,記載著耶穌所行許多的神蹟與講道,透過神蹟在眾人面前證明他就是救主、是上帝之子。但第十章中耶穌為什麼突然間講羊圈呢這段比喻的起因,要回頭來看第九章治好西羅雅水池邊生來失明的人一事

耶穌往前走的時候,看見一個生來就失明的人。門徒問耶穌

拉比,這人生來失明,是誰犯了罪?是這人還是他的父母呢?

既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的父母,而是要在他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來……」

耶穌說了這些話,就吐唾沫和了泥抹在盲人的眼睛,然後吩咐他去西羅雅池洗,那人去洗了就看見了。耶穌行過很多不同神蹟與醫治,然而西羅雅池事件,是一個綜合幾項爭議的事

第一是對身軀欠缺者的不接納,這是大環境下整體的不友善,在整個民族、信仰團體中最直接的反應:這個人會這樣(不像「正常人」),一定是他或者是他的誰作惡所得的報應。

耶穌對這樣一個「壞人」好,就已先讓法利賽人不高興了,加上第二個嚴重的問題,也就是在安息日醫治的行為,後續法利賽人對那人與那人父母質問、對於耶穌醫治權柄的應答,完全挑戰著這些稱自己是摩西門徒的法利賽人的信仰傳統和價值觀。

  • 羊群牧者

順這樣的脈絡就會發現,原來接下來羊與牧者的比喻並不是個浪漫溫馨的故事,這個比喻,其實是耶穌再次暗暗指責法利賽人的小故事。

一、羊的門

第十章開始所形容-因為羊不認得陌生人的聲音,不會跟陌生人走。盜賊來,是偷竊、殺害、毀壞。」是帶來毀滅擱擾亂;而顧工不是真的牧者,也會因為種種外在因素沒真正照顧到羊群的需要,這些人都無法為羊群帶來安全、性命,只有透為了羊願意放棄性命好牧者。他要像嚴密監督、管理嚴謹的門,此個門有保護的特質只有羊能出入,通過門進來的,會安全。同時門亦有自由的特質讓羊出出入入,找到草場有草吃飽。

雖然我們在看經文時,能知曉耶穌暗指自己是好牧者,法利賽人這些宗教領袖是賊,但他們不明白他所說的是甚麼。

二、誰是賊誰是真正的牧者

    聖殿主題是約翰福音》探討的一大主題,也就是關於猶太傳統與禮儀的問題。對於這個時代而言,會堂是整個文化的中心,宗教團體當中主導的權力是來自遵守會堂規定及摩西律法的信仰傳統。以至於宗教領袖能利用傳統和禮儀來控制信徒,亦只有會堂才有醫病等權柄,如同那些法利賽人在質問眼睛看見的那位和他的父母時,他的父母害怕,經文中直接點出「因為怕猶太人,怕若認耶穌是基督,會被趕出會堂。趕出會堂是很嚴重的處罰,這代表著會和所有關係網絡斷絕來往。如此看,誰是賊誰才是真正的牧者呢

  • 被趕出去的羊

信仰群體的形成,一定會有流傳下來的傳統與習慣,在不同宗教、宗派之間更有禮儀方面的差異,然而在信仰群體內的衝突,或不只是教會內、甚至是教會外,我們所說世代之間的爭論常聽到「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為什麼你/恁不照做」;反之你們為什麼不能改變?」

整個世代漸漸高齡化是一個困難阻止的狀態,特別我們長老教會本身就是社會的縮影,面對不同年齡層,從老人到主日學所有會友的牧養方式本來就必須不同方式。但有一個問題一直被討論著我們的團契/教會會接納不一樣的人嗎?非從小一起長大的、不同團契小組的、不是同家族、其他信仰來接觸的......等等的不同。這個問題,不會因為我們到處學各種增長方式、培訓、課程,或增加華語禮拜就能得到改變,教會內固守的傳統、教會的語言、會內的習慣,在無意之間常將羊趕走了。這意思並不是指要將傳統和禮儀拋棄,而是我們需要非常小心互相提醒,我們所關心的是否掩蓋了真正牧者耶穌基督所帶來榮耀和自由?是否在學做好牧者的時候,反而成為擾亂羊廄安全、放棄羊群的假牧者

  • 我也必須領他們來

耶穌聽說他們把他趕出去,就找到他,說:「你信人子嗎?」

那人回答說:「主啊,人子是誰?告訴我,好讓我信他。」

耶穌對他說:「你已經看見他,現在和你說話的就是他。」

他說:「主啊,我信!」他就拜耶穌。

眼睛得見的這位,即便在外顯肉體上得到醫治,卻因為政治無正確不受原本期待的群體接納,甚至被斷絕關係。看起來順著比喻的脈絡,他從賊團體中被人趕出去,但耶穌找到他、接納伊,他就進入了更安全的地方成了一份子。

《約翰福音》第10章第1-21節,是耶穌回應法利賽人「就算知道,亦不接受」耶穌是基督的這件事,也預告耶穌接下來所要做的:他能放棄自己的生命,能再得著性命;是他自願放棄,他有權放棄,也有權再取回。這是耶穌基督犧牲的象徵,更是他權柄的象徵

  • 耶穌接納每個人!v.s教會接納青年?

長久以來的宗教問題、宗教領袖問題、及現存教會問題的解決方法,最後仍要回到耶穌基督他本身,他是通向上帝唯一的方法。然而這真的不容易,單看一卷福音書的記載就有這麼大的衝突。當我們用信仰來回應自己教會的問題、回應長老教會的問題、回應青年大專校園事工的問題,亦同時挑戰我們個人及我們所屬群體對我們所處文化當中的接受程度。

耶穌說他我另外有羊,不屬這圈裏的,我必須領牠們來,牠們也要聽我的聲音是聽某一個大牧師、大教派的聲音,亦非聽某一個信仰前輩的聲音,這些羊要合成一群,歸一個牧人--是耶穌基督。盼望我們都成為歸屬耶穌基督的羊,並且互相提醒互相勉勵,避免在不經意間,變成賊將我們的朋友趕走。